1. 中国地图出版社与共和国同行 ——我社发展的历史回顾

      时间:2019-10-01 11:02 | 来源:云顶国际游戏平台 | 作者:陆用森 | 点击:
        今年是我们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我社成立65周年,在这喜庆的日子里,我怀着兴奋和感恩的心情,回首新中国成立之初那激情燃烧的年代和改革开放那拼搏奋进的岁月,永身难忘。
        悠悠七十载,我们伟大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令世人惊叹的成就。我社紧随国家的发展,也从朝阳门外杜家楼一个小院落,发展到白纸坊4.5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办公大楼。职工从建社初期的200多人,发展到最多时的500多人的大社。2018年营业收入突破六个亿。65年已累计出版各类图书2万多种,总发行量超过48亿册(幅)。300多部作品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科技进步奖、国家图书奖、中国政府出版奖、优秀地图作品奖、地图裴秀奖、优秀畅销书奖、文津奖等重要奖项。国家地图文化产业基地在这里落户。回首往事,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举国欢庆新中国成立
       
        1949年10月1日,这是终身难忘的日子,那时我刚进中学,县城里很早就开始筹备,要道口儿用长竹竿儿加松枝和彩绸搭起了牌楼,挂上庆祝标语,大街小巷家家挂上国旗,张灯结彩,充满节日气氛。当日县里召开了庆祝大会,会场上红旗飘扬,锣鼓喧天,歌声嘹亮,此起彼伏,当时最流行的歌曲是《解放区的天》、《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东方红》等。会后举行了群众大游行,一路上高呼庆祝口号,高唱革命歌曲。街头广场还有不少宣传队演出打腰鼓、跳秧歌、演活报剧“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夜晚还举行了群众提灯游行会,灯笼都是自己扎的,最流行的是红五星灯,绵长的游行队伍,红星闪烁,蔚为壮观。人们整日都沉浸在欢乐之中,全民狂欢的场景难以忘怀。
       
      我对社第一印象
       
        我是1958年参加国家大地图集编辑工作来到地图出版社的。当时还是北大四年级的学生。走进出版社的第一印象是院落很小,只有一栋二层办公小楼,其余都是矮小的平房,还有一间大仓库是大图集的工作室,设施简陋,冬天没有暖气,用煤炉取暖。从北大那样大环境来到这个小院落,开始还不太适应,因为参加国家大地图集工作是国家重要科研项目,心情还是很愉悦的,很快就习惯了。第二印象是单位在北京许多人讲上海话。后来了解是公私合营单位,私营单位是从上海搬迁来的,习惯讲上海话。第三印象是职工字写得很好,很工整。这是地图手工绘制造就的,小笔尖加玻璃棒书写地图注记,要求很高,经过多年训练,非一日之功。第四印象是艰苦朴素。当时没有工作服,常年伏案工作,衣服容易破损,所以每人都带一副自己缝制的套袖,色彩不一,勤俭节约。            
       
      地图出版社单位虽小,但能量很大
       
        1958年初,我社响应党中央号召,干部下放农村劳动锻炼,年底回社,经过一年的劳动锻炼,他们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情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把下放劳动的农村称作“第二故乡”。回京后创作并演唱了怀念下放劳动农村的歌曲——《再见吧塘坊》,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周一歌”栏目中播出。歌曲非常动听感人,一周播出多次,影响很大。
        1959年3月8日,我社门市部在王府井大街南口西侧的103号正式开业。能够在中国第一街这个黄金地带占有一席之地,彰显了我社老一代领导人开拓创业的能力。
        同年10月由于建社5年来业绩显著,我社参加了在新落成的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全国群英大会”,被授予“全国工业、交通运输、基本建设、财贸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集体”大锦旗一面。
        1958年8月,我国派科学技术出版代表团访问苏联,担任代表团团长的是我社沈静芷社长。成员为科学出版社 、农业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代表。可见当时我社在出版界的地位之高。
        我们不能忘记,我社老一代领导人对我社发展做出的开拓性的贡献,他们是我社的奠基人。对我印象较深的有沈静芷社长、张思俊总编辑、曾世英副总编、邹新垓副总编,他们呕心沥血,以身作则,兢兢业业,高度的敬业精神令人难以忘怀,值得我们学习。      
       
      国家大图集的编制
      是我国地图出版的里程碑
       
        国家大地图集的编制是1956年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制定的《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中的一项国家重点科研项目,1958年7月成立国家大地图集编纂委员会,之后明确图集的编制出版任务,由地图出版社担任。12月初,国家测绘总局在三里河办公楼举办了国家大地图集研究班。参加人员40余人,主要来自中科院地理所、北大、南大等单位。由于我国缺乏编制大型国家地图集的经验,研究班主要由苏联专家讲授地图集编制理论、方法,资料搜集分析,制印工艺等内容,与会者进行研讨。至1959年1月中旬结束,合计一个半月时间。时光荏苒,如今参加过研修班的我社的人员仅剩我一人。研究班结束后各协作单位陆续到地图出版社上班,开始地图集的准备工作。4月下旬,我社投资2万元(相当于现在的200万元),派出50多人,下到各省搜集图集所需的现势资料,此举显示了社领导的魄力和对地图现势性的高度重视。此为我国地图发展史上空前绝后的壮举。为开展国家普通地图集编绘工作,国家测绘总局从西安分局调来30多人参加编绘。“文革”的原因,图集编制中断,仅完成分省地图部分,后内部出版。地理所编制的国家自然地图集,1967年内部发行。国家地图集的编制使我国地图走向科学化、精细化的道路,带动了其他地图编绘质量的提高,我社地图也明显的提高了一个档次。图集的编制还为我国培养了一批高素质的人才,后来都成为各有关业务单位的骨干力量。国家大地图集的编制实为我国地图发展重要的里程碑,其意义深远。改革开放后,即开始了第二代国家地图集的编制工作。从1982年开始,国家普通地图集、国家农业地图集、国家经济地图集、国家自然地图集、国家历史地图集陆续编制,公开出版。有的还出版了英文版。历时30余年,有数百位专家和编绘人员参加,荣获了国家图书奖、科技进步奖、国际制图学会优秀地图奖等重要奖项。并获国际知名专家高度赞扬,国际影响很大。美国国会图书馆和一些大学图书馆都在显著位置展示了我国国家地图集。
       
      改革开放,我社发展的辉煌时期
       
        教学地图是我社的基石,是我社的经济支柱。我社乘教育改革的东风,地理、历史教材“一纲多本”,动员组织全社力量和社会力量编制出版了一批水平较高颇具市场竞争力的教材和地图册,并多次派员下省宣传动员说服地方教材使用的决策部门,采用我社编制的教材,赢得了教材发行市场较大的份额,极大地增强了我社的经济实力。1992年,我社在全国500多家出版社中,率先突破了亿元产值,与人教社并称出版界“超级大国”,社会影响力大增。与此同时,我社出版了一大批科学水平、编制、印刷水平均较高的大型的专题地图集和大型的专题挂图,多次参加各种国际会议展出,赢得了很高的国际声誉,并多次获得各种大奖。其中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文地质图集、恶性肿瘤地图集、中国土壤图集、中国古地理图集、中国气候图集、中国近500年旱涝分布图集、八卷本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国岩石圈动力学地图集、中国生活饮用水的地图集、老年人口地图集、中国人口主要死因地图集、中国文物地图集(分省卷)、非洲地图集、中国自然地理图集、中国人民革命战争地图选集、中国历史地震图集、中国血吸虫病地图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地图集、黄河流域地图集、太平天国历史地图集、中国近现代史稿地图集、中国史稿地图集、世界近现代史地图集、世界现代史地图集、中国现代史地图集、辛亥革命史地图集、中国抗日战争史地图集等等,不胜枚举。这些都是我国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多年研究的重要成果和结晶,是对我国科学文化的巨大贡献,是我社全体职工拼搏奋进的可喜成果。值得“中图人”引以自豪。1993年在北京展览馆举办了“全国首届地图展览会”,进门半圆弧大厅的墙壁上悬挂着10多幅我社出版的1: 400万中国的各学科的专题挂图,十分壮观,令人震撼。1987年我去珠海参加地图专业会议,刚进报道处,资深的陈述彭院士就对大家说“地图王来了!”。那时我社的确有王者风范,会议展出的地图绝大多数是我社出版的。1992年我社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社会需要,开发出版了《北京生活地图册》受到好评,在当年北京市举办的书市上,两万多种图书中销售量名列第一,《北京日报》进行了跟踪报道,该图几个月内销售一空。1997年我社代表中国政府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之日,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区域地图》,同样,1999年澳门回归祖国,又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区域地图》。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行,我社出版了大型《新北京新奥运地图集》。2010年上海世博会召开,我社又出版了八开本高水平的《上海市地图集》、《世博会知识地图系列》。国家这些重大事件,“中图人”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为适应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需要,随后又掀起了编制大型省区地图集的热潮,我社先后出版了一大批水平质量都很高的省区地图集,其中有江苏、浙江、江西、安徽、新疆、吉林、河北等,大都荣获了优秀地图作品裴秀奖金奖。
       
      旅游地图的发展见证
      我国旅游业蓬勃发展
       
        去年我国出境游人数已达1.5亿人,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没有旅游业,过去比较远的徒步旅行称“远足”,旅游一词的变化过程反映了社会的演变、发展、进步。上世纪60年代初,我国旅游业尚处于起步阶段,成立了“中国旅行游览事业管理局”,当时“旅游”还称“旅行、游览”,旅游一词是改革开放以后才出现的,我社1984年出版的24开本《中国旅游地图》册,第一次采用了“旅游”一词。当时列为我国旅游宣传品“三大件”的是景点简介、导游图、景点明信片。旅游图的变化发展见证了我国改革开放旅游事业的蓬勃发展,上世纪60年代初旅游图还寥寥无几,1965年我社出版了一小张四开的《中国旅行略图》(中英文对照),这是我国第一幅全国性的旅游图,引起国外关注,日本旅行社还专门发来贺电,表示祝贺。1971年,为适应我国旅游业发展,我社与中国旅行游览事业管理局合作,编制出版了24开本《中国旅行游览图》,这是我国出版的第一本旅游图册,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前我社出版了对开折叠式《北京游览图》,是与人民画报社合作的,出版了中、英、法、日、俄、西(班牙)、阿(拉伯)七种文版。其中中文版受到国内读者青睐,20年余年长销不衰,是我社上世纪70年代旅游图代表作之一。
        1982年在杭州召开全国旅游地图编制工作会议,会议举办了一个小型的旅游图展览,其中大部旅游图是我从国家旅游局借来的,约100多份外国出版的旅游图。据此,我还撰写了一篇题为《国外旅游地图编制的若干特点及发展趋势》一文,很快在国家旅游局主编的《旅游内参》上刊载了。后又在《地图》杂志上发表。当时我国编制出版的旅游图还很少。同年,我社编制出版的《中国旅游图》册(24开本)在国家旅游局主持在镇江召开的全国旅游宣传工作会议上,荣获一等奖。到1992年成都召开的第二次全国旅游地图编制工作会议,与第一次会议时隔十年,情况就大为不同,这次举办的旅游地图展览,几乎全都是我国各地自己编制出版的旅游地图,品种多样,琳琅满目。我国旅游事业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我国旅游地图的编制出版,我社旅游图的编制自始就得到国家旅游局的鼎力支持与帮助,不少地图都是和他们合作完成的,当缺少编图资料时,他们派专人和我们一起下省搜集有关资料,老处长乘公交车亲自将急需的编图资料送到我社,令人感动。旅游局还邀请我社参加全国旅游博览会,全国旅游宣传工作会议,使我社能及时了解我国旅游业发展的态势及旅游市场的需求,拓宽了我们的视野。
        此外,我社还与日本帝国书院、武扬堂等单位多年的合作交往,派出多批研修生赴日学习,也是通过国家旅游局及中介人上原信夫介绍的。多年来我社与日本帝国书院合作出版了一批日文版的中国及城市的旅游地图,满足了日本游客来我国旅游的需求。如今我社已出版了各类旅游交通图100余种,旅游地图的发展见证了我国旅游业的蓬勃发展。
       
      捍卫祖国领土主权
      是“中图人”神圣职责
       
        我社历来注重地图的政治性问题。国家领导人很关注地图出版工作,我社社长就曾经是周总理任命的。周总理审查地图时,看得特别仔细,曾对印巴停火线的符号绘制不明显提出意见,要求会得明显些。我社对国界线的绘制要求特别严格,界点要居中,沿河跳会的国界符号首尾要衔接,与界河的距离要适中,既不能太远,也不能压界河。国界线审查历来是地图审查的重中之重。要保证绝对准确无误。有差错,一票否决,不能出版。过去我社也曾出现过教学地图国界线画错的事故,电报大楼通宵为我社向全国各地新华书店发报,停售有错误的地图,宁可单位经济上受损失,也不能让国家领土主权受到伤害。报废的学生作业用的暗射填充地图曾作为我社的办公用纸,用了多年。还有一次是教学挂图国界线出现错误,全社停产,全体职工参加修改地图,接受教训,引以为戒。
        领海主权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备受各国关注,海南诸岛历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是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之一,我社在海洋资料缺乏的情况下,在上世纪80年代就与有关部门协作,编制出版了我国邻近的四大海区的地图,其中有1:100万《渤海黄海地势图》(1984)、1:300万《南海地形图》和《南海地势图》(1984)、1:300万《东海及其邻近大洋海底地势图》和《东海及其邻近大洋海底地形图》(1988),还有1983年出版的《南海诸岛》地图,近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钓鱼岛及其附近岛屿》地图等等,为捍卫祖国领土主权及海洋权益作出了贡献。
       
      “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为地图发展提供新机遇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我社世界地图、外文版地图的编制出版提供了新的机遇,各国交往频增,应根据市场需求开发新的地图品种,以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65年来,我社为外交外事服务,密切配合国际形势发展,为国家领导人出访提供参考用图,先后编制出版了各种类型的世界地图、世界分国地图、地图册、世界区域地图、世界专题地图等数百种,满足了社会需求。近年世界图有增长的趋势,外文地图是进行各种国际交流不可缺少的工具,我社曾与外文出版社合作编制了1:900万《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11种文字版,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借助社会力量,与有关单位合作开发多品种外文版地图是重要的途径。走出去,开展国际合作编制出版也是很必要的。
        如今,最感欣慰高兴的是地图编制和制印技术的快速发展,出乎预料,甩掉了手工绘图和复杂繁重的制印工艺,实现了计算机化、数字化,几代地图人的梦想提前实现了!
        我大学毕业时曾向同学承诺“要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如今我在社工作了50多年,超额兑现了我的承诺。悠悠65载,“中图人”砥砺前行,望我社的“工匠精神”、“拼搏奋进”的精神能一代代传承下去。
       
        祝我们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祝我社事业兴旺,再创辉煌!
       


























      (责任编辑:小周)
      ------分隔线----------------------------

      云顶国际游戏平台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集团邮箱 |

      Copyright © 中国地图出版社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30716号-1 网出证京字第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8235号